三维教学迷宫游戏

+2  

适用于学生的3D游戏:学习内容在房间,解决问题解锁门。

YAML 来源 想法

教育对单个个体和整体社会的全面发展很重要。你有没有想过将教育游戏化,使得受教育的过程更加愉悦?

之前在大学时有学习过现在很火的在线公开课,比如,Coursera,Udacity 。有的课无聊的让人昏昏欲睡。当我在一门课上几欲入睡,挣扎着强打精神的时候,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一上课就变困?为什么看两个小时的侦探片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困,上两个小时的课就那么难集中注意力?如何将看侦探片的劲头转移到学习上?于是我想到做个如下的3D迷宫游戏帮助孩子学习:

  1. 每个房间的墙上有理论,它的应用例子,提示等。
  2. 在每个房间之间有隧道,里面有门。门上有基于之前的房间的理论的问题。要解决门上的问题才能打开门锁。

我们不想停止看侦探电影因为我们想知道它的结局。在这样的迷宫中,玩家会想知道开锁门后会发现什么。这样我们可以创造一种类似侦探片中的悬念。

这个想法乍一看只是小孩的教育,但深入的考虑下去,它的潜在涉及各种人:小孩,成年人和老人,大学生和职场人士。它可以影响科技发展,加快我们治愈疾病的研究,提高我们控制超级智能的能力等等。想一想 – 随着孩子的长大,他们学会如何走路,如何开门。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要开多少次门!如果从小我们为了能开门必须要解决各种各样复杂的问题,那孩子的脑子将非常灵活。我认为通过这样的方式,孩子肯定可以比现在更早的学会如何解决各种我们在高中/大学学习的知识。实际上,2岁的孩子已经可以认识形状,数字。如果在虚拟环境中包括现实的东西上的提示(比如,键盘照片上写小点数),他们可以自己理解要做什么。比如,在门上看到了5个点,点击键盘上的“5”键。我编写了这个游戏的试玩版,并且在2岁的孩子身上进行过测试,她成功了解决3个门上的问题(关于数字,关于颜色,关于不同的颜色的数)。她妈妈想让我继续开发这样的迷宫游戏,但因为我要上学没有时间继续而搁置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觉得这个想法很有价值:(1.) 我们可以在迷宫中添加作业题 (2.) 我们可以在迷宫中添加一些公司提供的实际应用遇到的问题。

这个想法是像“点击广告赚钱”,各种公司可以在游戏平台上上传问题,玩家在游戏里解决这些问题就可以有收入。当然好处不止于此。

海马体神经可塑性可以帮忙大人有像孩子的学习能力

我们都知道孩子有特别好学习能力。因为孩子的大脑的神经网络在不断发展,所以他们学新事物的能力很强。但长大后人的脑子变得不那么灵活。但根据最近的研究,成年人的脑子也有一些特别灵活的部分。

喜欢旅游的人可能有这样的经历,一天旅游后在梦到一天走过的路。其实,这个能力在人类进化上非常重要。其实,很多动物(鸟,哺乳动物等)对一些生存攸关的事情有很强的记忆力,比如哪里可以找到食物,哪里可以找到资源。

许多记忆力超常的人说他们通过构建情景来帮助记忆。1999年科学家们做了一项研究,测量了出租车司机的大脑。他们测量了刚刚开始工作的司机的大脑,以及工作两年后的司机的大脑。他们发现司机们的海马体显著增大了。[1]

那么,我认为如果我们在迷宫的墙上展示各种各样的图案/模式,应该可以帮助玩家建立关于所学知识的情景记忆,就像那些记忆天才一样。

满足社交需要

想一想:从一个房间可以有多个隧道到不同的其它的地方。玩家可以选择自己更感兴趣的方向。如果多个玩家自己选择更感兴趣的方向,他们最终会发现其他/她有类似兴趣的小伙伴。

我们都有兴趣发现特别的、我们喜欢的、跟我们有类似的兴趣的朋友们。所以,现代的世界很多人对社交网络上瘾。找朋友们是一种需要。社会网络满足它。

想想如果我们玩家解决了问题可以发现对同样领域感兴趣的朋友。比如,我对天文学感兴趣,去了那里,开始解问题,解决了之后在另一个房间发现已经解决它的其他玩家。因为这是一种办法能找到有相似兴趣的人,我觉得很多人解决问题的动机也可能为了发现朋友。

预防老年痴呆症

有老年痴呆症的亲戚的小伙伴都知道,一个人丢失回忆、甚或丢失经验多么痛苦。可是,最近的研究发现,开车的老人患老年痴呆症的机率较小。科学家发现,其实没有必要实际上开车,给老人游戏玩儿同样有效[2]。给老人在这样的系统里玩儿,就可能可以帮助其更长时间不发病。

设计

想像在某个森林,或者在城市附近的自然环境,好玩和舒服的地方,玩家开始走路探索,发现各种树洞,或者鼹鼠洞。试试进去就发现在里面的房间和隧道的迷宫,基于下面简单的设计。

我首先希望做个非常简单的,模块化的迷宫生成工具,为了老师们可以创造自己的课程,附加学习内容、视频、文章、问题等。我希望做个非常简单的、简约主义的程序,为了可以自动生成多种 织纹/大小/方向 模式的迷宫,而且为了浏览这个迷宫不需要太多处理能力。我选择的最简单设计是长方体系统。长方体的房间,而且在墙上可以挂上对象,比如图片、视频,隧道到另有一个房间。老师可以加房间,加隧道,在隧道里加门(=问题),在隧道的尾端挂上另一个房间,这样类推。为了每个老师可以简单地编辑它。我4年前编辑的测试系统就包括了这些功能。为了减少内存的需要,我们可以只加载邻近的房间而不是加载所有的迷宫。

现在,我觉得如果我们合并了上面描写的两个事,就可以做个更有意思的玩家。

为了一些更有意思和无法预测的体验,我们也可以随机化邻近的房间,这样每个玩家可以有一点不同的经验(一点像颗,如果了解下房间的材料没有必要学习之前的房间的内容,可以随机化,否则就像要预修课程,不太可以很多随机化)。

然后让各种各样的老师们和组织创造自己的子迷宫,连接到一个大迷宫。每个组织,比如,公司,可以有自己的子迷宫,而且为了进去这个公司的子迷宫可能需要先过去一些其它的迷宫。

其实,就好像现在组织对每次点击付费广告花钱,如果想在有多聪明人的迷宫附加自己的问题,组织可以对子迷宫的所有者花钱,就是每次解决问题开门付费迷宫可以给一个办法对玩家也赚钱。

启示

想象,在下一些十年,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技术,有可能会超过人的大脑的能力。我们有风险计算机会比人更《聪明》,而且人没有聪明到能够控制人工智能。现在世界有70多亿人在地球上。这些人就是我们的最大的资产。我们必须想出新的办法来合并我们的智慧,从而形成合作的力量,否则很快人工智能会比人更强大。

有些公司特别专注计算机的发展(比如发展计算机能力模拟大脑)。但是,为了帮人理解计算机,我们要多关注通信技术。这还不是全部的可能性。想想,未来我们可以请玩家做远距外科,或者控制无人机,设计东西等...

结论

这只是一个我们如何可以改善和提高人的能力解决问题的例子。如果我们有更多、更好的主意,早一点分享吧。教育是所有技术的基础,而这个想法是一个也许可以像真空管运输对运输业那样实现教育和工作游戏化。哪一个 “超回路列车”更重要——交通的,还是教育的 ?

[1] Eleanor A. Maguire, David G. Gadian, Ingrid S. Johnsrude, Catriona D. Good, John Ashburner, Richard S. J. Frackowiak, and Christopher D. Frith: Navigation-related structural change in the hippocampi of taxi drivers. PNAS, 1999.

[2] Preventing Alzheimer's Disease: Video Games May Help Seniors Retain Cognitive Function.

[3] 我的在2012年创造的测试系统





(别通知) (可选) 请,登录

我意识到可能与 XMaze 相关的一个想法是减少问题的复杂性并将其作为隐喻暴露并使用隐喻来驱动真实事物的想法。 想想计算机性能。我们能否将计算机处理可视化为流程图和汽车图,并允许人们尝试不同的汽车布局、交叉路口和环形交叉路口?并调整道路宽度和长度并自定义各种属性以创建更快的软件?

One of my ideas, which I realise could be linked to XMaze is the idea of reducing the complexity of a problem and exposing it as a metaphor and using the metaphor to drive the real thing. Think computer performance. Could we visualize computer processing as a flow and car diagram and allow people to try different car layouts and junctions and roundabouts? And adjust road width and length and customise various attributes to create faster software?



    : transiency
    :  -- 
    :  -- 
    

chronological,

//考虑导致新地点的作业问题//

喜欢这个!也适合创业培训

// think of homework problems that lead to new locations //

love this! suits business startup training too



    :  -- 
    : Inyuki
    :  -- 
    

Ruta,

谢谢[瞬态],新年快乐。我认为一种开始的方法是对学生使用GeoCaching,其中,地理缓存可以释放世界的更多位置。我们的世界已经有了很多空间。考虑导致新地点的作业问题。 ;)

Thanks [transiency], happy new year as well. I think the one way to start is to use GeoCaching with students, where geocaching unlocks further locations of the world. Our world has got quite a lot of space already. Think of homework problems that lead to new locations. ;)


明迪:新年好〜 我在教育行业,根据你的想法,应该可以做一些对人类真正有益的事情。该如何开始呢?


几年前,实现这个想法的方法可能是从头开始构建一些东西,但考虑到Dual UniverseGoogle AdWordsBrilliant.org作为问题来源,以及Khan Academy作为教育材料来源,目前,采取并购方法并与所有这些方面讨论可能的合作非常有意义,并以AdLocks作为Google AdWords的扩展任务授权Google AdWords ,Dual Universe和体验方面。意识形态游戏玩法的领导者或顾问可以是Notpron和Supraland的创建者DavidMünnich。我认为Gleb Skibitsky(关于3D互联网教育的想法)和SecondLife的Firestorm viewer的创建者可能也是出色的顾问。

另一方面,用于问题放置的分散市场的协议级实现也在讨论之列。对于某些类型的问题,甚至更容易验证解决方案。此外,在这种迷宫中,UpWork可能是行业中任务的来源。只是想象这能吸引多少人的注意力并引导他们进行有意义的问题解决和教育,这真是令人费解。我认为我应该与人们交谈,也许我们可以有人对此进行热情的工作。

A few years back, the way to realize this idea might have been to build something from scratch, but considering that there's Dual Universe and Google AdWords, and Brilliant.org as problems source, and the Khan Academy as an educational material source, currently, it makes much sense to go M&A approach, and discuss a possible cooperation with all these sides, tasking Google AdWords with AdLocks as extension of AdWords, the Dual Universe with the experience side. An ideological gameplay leader or consultant could be David Münnich, creator of Notpron and Supraland. I think Gleb Skibitsky (thoughts on 3D internet for education), and creators of Firestorm viewer for SecondLife may be great consultants as well.

On the other hand, protocol-level implementation for decentralized marketplace of the problem placements, is also on the table. For certain types of problems it may even be easier to verify solutions. Additionally, UpWork could be the source of tasks from industry in such a maze. Just imagining how much people's attention this could capture and direct towards meaningful problem solving and education is mind-bloggling. I think I should talk with people, and maybe we can someone passionate working on this.


该游戏可以模拟从亚马逊,阿里巴巴等购买的设备,以使该设备作为可以在虚拟物质上运行的虚拟对象而出现在游戏中,从而通过使用工具,教孩子如何将一件事物转换为其他事物:他们长大后更有可能购买这些工具。它甚至可以帮助公司出售商品,因为这些买家可以在购买前在虚拟世界中建立自己的原型。

This game could simulate buying equipment from Amazon, Alibaba, etc., to have that equipment pop into the game as virtual objects that can operate on virtual matter, that way teaching kids, how one things can be converted to others, using tools: so that they are more likely to buy those tools when they grow up.

It could even help companies sell things, as this buyers could prototype their set ups in virtual world before buying.


机会:结合使用great.org问题,khanacademy.org视频以及类似secondlife.com的环境并进行解谜。想法:在这些组织之间召开会议,包括下放。此外,Dual Universe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Opportunity: use brilliant.org problems, khanacademy.org videos, combined with secondlife.com-like environment with puzzles to go through.

Idea: make a meeting between these organizations, include decentraland. Additionally, Dual Universe seem to be a good match.


因此,因为firestormviewer.org允许在Linux上使用SecondLife,只需与一所大学签约,向他们出售在SecondLife中制作地下Borg立方体的服务,并且雇用现有的制造商,以及为Blender构建库以自动为SecodnLife制作Borg多维数据集? (请参阅链接)

So, cause there is firestormviewer.org, allowing to use SecondLife on Linux, -- just contract with a university, to sell them service of making underground Borg cubes in SecondLife, and hire existing makers, as well as build library for Blender to automate Borg cube making for SecodnLife? (see link)


哦,是的,正如所提到的那样使学习不再是琐事,将其作为计算机游戏


我实际上花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大约{240}小时来制作原型,这是here,并退出了我的博士学位研究以学习如何做。 :)

I actually spent about a month, that is about {240} hours to do the prototype, which is here, and quit my PhD studies to learn to do it. :)


语言